Alexia挣扎在统计学报告中

学的很痛苦的金融大二狗🐶 爱好西欧史、艺术史、花样滑冰、超模、走秀、宝冢歌剧团相关(๑>؂<๑)希望有更多同好来撩我呀

高考那些事儿

今天我妈和我讲,高三的表妹期末全市统考考了年级第18名,然而我阿姨还是非常紧张地来问我妈我去年的情况。

这个小插曲让我回忆起了我的高三生活。

我整个高中三年,每年都会有老师对我说,×××,你是我××年来教过的最差的学生!我们那的高中老师总是照顾女孩子面皮薄,觉得女孩子要好,到了我这似乎就不是这样。不过我本来就成绩很差,再加脾气倔强不听话,倒也理当被骂,心里也并没有什么负担。

不过我皮归皮,不知为何考运却很好,高一结束分科后进了学校里的两个教改班之一😊,高二也考了几次上的了台面的成绩,所以班主任对我死犟的脾气和不听话的坏习惯倒也干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这些事在我上了高三之后就渐渐改变了。

学校对我们班级寄予厚望,因此砸了非常丰厚的教学资源和师资力量在我们身上,换走了一批本来高二时执教的老师,包括班主任。

新来的班主任给我留下了不小的阴影。

这位老师对我们要求很高,也给自己立下了很高的标准。

但我觉得高的有些过了。

班里的同学高三一年下来,或多或少都对这位老师有了自己的看法,但大家不约而同地感觉到,这位老师对待优生和差生的态度差异非常大。

我可以理解这位老师对自己班里的学生要求高,看到成绩不如人意的孩子总会有些恨铁不成钢,而且我也是被骂惯了的,并不会对此耿耿于怀。

我真正介意的,是为什么这位老师不给我一个证明自己的机会呢?

我还记得去年的这个时候,也是期末考完,我理所当然的又位列倒数,依旧被找去谈话了。

那是一个早上,我来的挺早,早读还没有开始,班主任稍微比我晚一些,她看到我已经在位置上开始准备读书了,就把我叫了出去,站在靠楼梯的过道里,开始了她的教育。

我记得那天的朝阳从遥远的东方开始一点点照亮大地的样子,也记得那时从我身边经过的同学的眼神。

但这些都没有班主任的一句话记得那样清楚:“不要再自说自话地按照自己的方法走了,你不会成功的。”

我自觉脸皮已经够厚,可是即使是在千帆过尽的高考后 ,这句话还是像一根扎在心上的刺,一想起来,心里还是突突的疼。

去年的高考作文主题是 路 ,我觉得,大约也可以把高考比做一条路,一条从小湖到大海的路。每个考生都是一尾鱼儿,只要能够游到大海,便是成功。我并不愿把高考说的如千军万马过独木桥那样残酷,对我来说,它其实很公平。

既然大家只要各凭本事游到大海就算成功,那为何还要苦心孤诣地洒下一张网,把大家都拦在里面,不管大家的意愿就拖着往自认为对的方向走呢?

我承认这位老师教书二十几载经验丰富,她所带领的方向十有八九都是正确的。可是我与别人不同,她在其他学生身上积累的经验未必对我适用,我自己足够了解自己,何况我自说自话也曾经找对过方向,我在这网中已是苦苦挣扎,只能勉强地跟着走,不多时就要彻底掉队了,为什么不给我一个机会,让我自己寻找大海呢?

这样,即便我之后没能得偿所愿,那这条路也是我自己所选,心服口服,不会到现在还如此耿耿于怀。

之前的班主任评我的“死犟”二字并未高看我,我即便被伤了心,也没有放弃自己的想法,我还是坚持贯彻自己的方法直到高考。

高考结束后,我进了一所口碑尚可的一本,也选到了自己如今满意的专业,和那时这位老师对我的预测——连一所像样的大专也考不上 已是相差不少,我姑且自大地认为自己的方向也算是正确的 了。

其实,我心里也明白,这位老师对我如此苛求、步步相逼,说到底还是恨铁不成钢。若不是愿我高三一年不悔,能够考上一所像样的大学,她根本不必如此费心尽力地骂我,罚我,大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只当我不存在,也省了那么多口舌。所以,我现在还是愿意尊她是我高三一年的恩师,感谢她对我的栽培。只是我到底还是放不下当初的那句话,也无法原谅她不肯给我一个机会。

高考已经过了大半年了,我自认为自己经此磨练心智已有所长进,可是今天的一件小事又让我认识到了自己处理过去的感情还是实在笨拙。我想起高三一年那些拼命压抑下去的郁结,现在已经无法继续克制,只能囫囵写下来,略微抒一抒心中所感。

最后,我拿自己非常喜欢的一句话和所有看到这篇感想的高三学子共勉:人一旦有了自己的目标,世界也会为他让路。如果你有了自己的方向,就不要有所畏惧,大胆地放手去做吧。

最后的最后,祝所有向往大海的小鱼儿都能够得偿所愿。

评论(5)

热度(11)